柒琰小狐狸

Near:

凑个十张。

作品:神奇动物在哪里。

角色:格雷夫斯(GG@Graves),克雷登斯(Credence)。

⭕️逍逍乐:

臆想了一下不打自招的可爱60!

60真的好可爱了啦!!!!

【DBH】他和站台(马库斯x康纳)

一大条老狍子⭕️:

配对:马库斯/康纳


分级:NC-17←这次是认真的;OOC←这也是


备注:点梗第一波,来自 @千手扉 太太的点梗:正太马撩康!(/ω\)看多了正太康反转一下
,出于开车的考虑稍微调整了一下年龄,虽然我还是觉得我得进局子。【人类AU




概括:马库斯每天都能在站台上看到那个人,他好奇他叫什么,做什么,知道有一天他在春梦里也见到了那个人。





我的脑子里只有那些有缝隙的东西,比如湖泊,玉米田还有你。







-从165路公车车站




“嗨,我以为你今天搭里奥的车去学校。”




“没有,他昨天又喝多了,现在还在床上呢。”马库斯看了眼站台上的电子钟,车还有三分钟来,“诺丝建议我去考驾照,不过可能还是坐城际列车快点,当然可能是我不想连续一个半小时在里奥的车里闻大麻的臭味。”偶尔还能找到女士内衣,这就别和乔许说了。




另外就是——他在站台上来回扫了一眼,尽量不想让他的朋友看出他在找人——啊,那个人今天也在,背着一个有些老气的单肩包,鼻子上架着黑框眼镜正靠在第三根柱子边上看一本软封小书,衬衫的袖子工整地卷起,马库斯好奇等过两周天气再热一点他会不会换上短袖衬衫。




大概从七年级开始,马库斯每天上学都会在城际列车的站台上准时看到这个人,那个词怎么说的来着?熟悉的陌生人。总有这么一个人(或者几个)和你坐同一班公共交通工具去上班,只要你和对方都是风雨无阻地准点,很快就你就会发现在自己在到达站台后目光不自觉地开始搜索起这个人来。尤其是这个人足够特殊,比如说:足够漂亮,就像那个人一样。马库斯猜测他可能二十五岁,也许是二十七,可能是大学的老师,因为他们在市中心下车后那个人会去坐前往大学城的公交车。




“或者。”乔许把嘴里的口香糖吐在糖纸上包好,投篮一样扔进了两码外的垃圾桶里,正中红心,“你也可以像上班的人那样把车开到这里停着,这里又不收停车费。”




那些在上班上学路上花不了太多时间的人可能会疑惑他们的出行流程,简单来说,马库斯的学校和他家严格意义上不是一个城市,他们得坐城际列车到城市大区的市中心去上学。坐公车或者开车来车站坐城际可以节省不少堵在公路上的时间。当然对于马库斯来说,还有一个好处,他忍不住又看了一眼那根柱子,他的好处正好从书本里抬起头看了一眼电子钟。




其实马库斯并不是最近才认识这个人,大概从七年级开始,将近两年的时间里他在每个上学的早晨都会看到对方,不过大部分时间里他顶多想的是原来他还有这样一件淡蓝色竖条纹的衬衫,或者是啊他在看《雪》那本书很有意思,又或者是他的鞋底有点磨损了这类无关痛痒的小事。




可是在即将升上高中的夏天——也就是这个夏天开始之后,事情似乎转向了不太对劲的地方。关于此事马库斯都不需要咨询任何人:一个男性青少年,逐渐意识到自己无法抗拒地盯着别人的屁股看,啧啧,社区里任何一个有眼睛的人都能指出这里有一辆理性的列车在缓缓脱轨。




【高速和谐列车:shimo/图片


































(接上)


“这是你吗?”


“什么?”


马库斯发现了康纳放在桌上的照片,那是他们在警校毕业典礼上的合影,画面正中是当时的警察局局长,康纳看了看十多年前的自己,点了点头:“是的。”


“等下……”他明显看到了右下角的时间落款,“……你今年几岁了,康纳?”


“刚刚三十六。”康纳有那么一秒想说谎,可是想到万一露馅了还得花时间解释,他就只好诚实地回答了。


马库斯看了他一会儿,暖黄的落地灯照出他脸上的一排雀斑,康纳这会儿突然觉得没这么尴尬了,然后下一秒男孩儿就扔开擦手的纸巾躺到了他怀里。


“我以为你顶多二十七岁。”


“……在你们的年纪看来,这两个数应该没差太多。”


“也许?”他的头搁在康纳的手臂上,他们出汗的皮肤变得有些黏糊糊,“我能在你这住一晚吗?”


康纳和他对视了几秒,“你得,让我考虑考虑……”


嗯哼,他这么说着,然后脑子里想的是一会儿把那些湿衣服先后扔进洗衣机和干衣机里,还有刚才烧开的热水,以及明早起来给马库斯弄什么吃。






-完-


最近写的最长的列车了,想当初我也是个很色情的人



啾:

成为人的机器和成为机器的人。


是底特律的connor和终结者创世纪的connor!

【警探组】替代者(汉克X康纳/RK900)(17)

画画的狐狸🦊:

当汉克终于从窒息的晕眩感中勉强恢复意识的时候,他看到的是双双处于图像界面,一动不动的康纳和RK900。他挣扎着跑了过去,摇晃两人,却得不到任何反应,而不远处的工程师男人见势不妙,转身就准备逃跑。


“站住!”汉克冲了上去,和他打作一团,副队长的经验和力量虽然尚在,但已经年过半百的身体早已不复当年,对付一个正值壮年的男性并不占有优势,工程师很快就找到了机会一脚踹中了他的腰,利用争取到的时间冲向了他的电脑。他熟练地输入了一串命令,不远处被钢板加固过的笼子里,一直沉睡着的庞然大物突然睁开了眼睛,摧毁了禁锢自己的牢笼,野蛮地冲了出来。


“TR400和RK900的完美结合体!”男人疯狂地笑了笑,“我说过了,我才是那个被你们忽略的天才!让我的好孩子来陪你们玩玩吧!”


拥有TR400的功率和RK900智能的新开发的仿生人看起来就像生化怪人的实体版,汉克光是看了一眼就立刻明白这绝对不是什么好惹的对手,他以最快速度爬起来闪开,才躲过了生化怪人砸穿地板的攻击,然而紧接着呼过来的一巴掌依然直接扇飞了他,把他狠狠地摔在了墙上。


汉克吐出了一口带血的唾沫,几乎无法站立起来,他只能看着那个庞然大物向他移动过来,毫不费力就把他直接拎在了空中。汉克的心里开始默默祈祷,希望康纳已经与特种部队通过信号,以及赶快从宕机状态清醒过来,这样即使救不了自己,至少还能有机会逃命。


在他闭上眼睛准备等死的瞬间有一股力量冲进了修理间,受到攻击的生化怪人送开了手,导致汉克又一次重重地摔在地面上。他艰难地撑起上半身向着发生袭击的地方望去,RK900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苏醒过来,正拼命试图制服那体型巨大的合成仿生人。


“汉克!”康纳的声音传到他耳边,将看起来伤的不轻的他从地上扶起。汉克惊讶地看着两个宕机的家伙居然恢复了正常,但现在并不是他们为此欢呼的时刻,拥有TR400功率的合成怪物直接抓住了RK900的手臂,像扔扫帚一样直接甩飞了他。RK900敏捷地在空中调整了姿势,以最轻的方式落到地面,却依然感觉到了自己的腿部组件有线路因为强烈的冲击而受损。


“我们得离开这里!”他回头对另外两人喊到,三个人都明白眼前的怪兽有多么难对付,默契地共同选择了转身逃跑。系统中只有追杀敌人指令的生化怪人在身后穷追不舍,一路气势汹汹地撞烂了所有挡住他去路的东西,RK900指引着康纳和汉克跑向一处较为狭窄的通道,出现在通道尽头的是一道看上去相当坚固的铁门。RK900利用他被接通工厂内部系统的优势启动了铁门,就在他们的身后,怪兽一路破坏着冲来的声音越来越近。


“快点,没时间!”RK900喊着,命令康纳和汉克冲向铁门的对面。两人站在铁门的另一边,等待着RK900跟随过来,可RK900的脚步停在了门口,他的LED灯快速地闪烁了几下,然后便恢复了原本的蓝色,仿佛在那一刻经历了复杂的计算和选择,才做出了什么事关重大的决定。


“你在干什么?快过来!”汉克焦急地催促他,然而RK900并没有行动,他启动了铁门的关闭选项,金属的闸门在他的面前迅速地收紧。


“你做了什么!”意识到门是被RK900关上的康纳扑到了金属门板上,对着一门之隔的RK900喊到,他和汉克似乎都在刚刚的一瞬间反应了过来,RK900准备要做的事情顿时让他们变得紧张起来。


“你不能这样!我们是为了救你而来!”康纳用力捶在门板之上,却无法撼动坚固的金属,“你可以跟着我们一起逃跑,没必要留下!”


“我能算出这扇门可以支撑多久,别忘了我的分析系统比你高级!”RK900的语气里听不出回心转意的倾向,即便是隔着门板,两个人也能听到怪兽破坏的声音正在逼近。


“记住我对你过说的话……”


扑在门板上的康纳,听到了RK900贴在门前言语的声音。


“照顾好汉克,哥哥……”


紧接着传来的是他迅速远去的脚步声,以及一阵阵地动山摇的打斗声,又气又急的汉克开始奋力踢踹铁门,可这不理智的行为的唯一的效果只有踢伤了他自己的脚趾。康纳的分析系统告诉他,现在最合理的行动选择是带着汉克利用RK900为他们争取的时间离开,RK900的生还几率只有23%,而只要他的动作够快,一定能够保证汉克和他自己的100%的生存。


可他是众所周知的异常仿生人,不需要一个已经落后的分析系统来教他该做什么,他迅速扫描了所处的环境,发现了不远处一个可以通往对面房间的排风口,在铁门对面传来的搏斗声中他冲到了排风口附近,轻松找到了开口的位置,拆开了挡板。


“康纳!等等我!”汉克跟了上来,二话不说就要跟着他一起往通道里钻。


“对不起汉克……”


康纳刚道完歉便用手臂猛击在汉克的后脑勺上,他已经计算好了角度和位置,确保只会让汉克陷入昏迷,随后便一个人冲进了漆黑的通道之中。


铁门的对面,RK900已经拼尽全力把怪兽般的合成仿生人推到了尽可能更远的地方,他的身体的多个组件已经严重受损,系统正不断地冒出警告窗口,但他已经不想去理会它们了,此刻他需要的不是计算路线,也不是评估风险,他唯一要做的事情就是不惜一切代价将这个庞然大物拖得越久越好。


再这样下去你会停止运行的!他能够听得到系统在对他疯狂咆哮,可他已经不在乎了,仿生人是没有生命的,除非有什么东西能成为他的灵魂,而此刻他的灵魂就在大门的另一边,他的躯体为他们争取了足够的时间,他希望他们好好利用了它们。


活下去吧,汉克,还有康纳,我的爱人,我的家人……


又一个腿部的重要组件因为敌人的攻击而受损了,RK900意识到自己已经无法再继续保持敏捷,他调动了最大的功率,冲向庞然大物,死死抱住了他,任凭他疯狂击打自己的后背。


至少在停止运行之前,他还能争取最后的一点时间,RK900一边想着一边屏蔽了所有的警告窗口。然而对方攻击的动作突然被什么东西给截断了,一个影子从头顶的通风口里冲破出来,直接跳上生化怪人的头部,将他踹倒在地上。


“我让你和汉克离开这里!”看清来人是谁的RK900几乎是愤怒地吼叫出来,康纳没有在乎他的怒火,冲到他的身边,带着他躲进一旁的墙体之后,躲开了合成仿生人恼怒的冲撞。


“你就从来没有计算过我们合作的可能性吗?”他边说着边观察着墙体对面的敌人,“我刚刚已经算过了,只要有我在,成功的几率有52%!”


“我没有和你玩数字游戏!”RK900想用揍人的方式表达愤怒,却发现自己的一只手臂已经失去活动能力,“我要你们俩活着!懂吗!为什么你一定要和我作对呢!”


“一直在和我作对的明明是你!你想抢我的男人,抢我的名字,现在还想毁掉你自己!为什么无论我在乎什么,你就非要要和我对着干!你这混账小子!”


康纳回过头怒瞪着RK900,他看到RK900的表情因为自己的强硬而变得软弱了下来,这正是他希望看到的。RK900闭上了嘴,也闭上了已经受损的眼睛,他还能活动的右手退去了表层的皮肤,露出仿生人的骨骼,伸向一旁的康纳。


“答应我,哥哥……”


他低沉地说着,将手覆盖到康纳的手臂上。


“不管我们当中的哪一个活下来,从今以后,代替对方活下去……”


他的手接通了康纳的记忆数据库,伴随着记忆数据的输入,康纳也联通了他的信息。两个RK仿生人互相交换着所有的记忆,仿佛流淌在他们手心之间的不是数据,而是血液,属于同一个生命的同样的血,如今静静流淌在他们的机体之中。


两个分叉的灵魂在数据的交换中逐渐合二为一,他们如同双生子般紧握着对方的手,交换着彼此间的一切,直到狂暴的合成怪物发现了他们,用攻击打断了他们的融合,两人默契地一左一右围住了敌人,决定拼死一搏。


他们就是彼此,谁也无法再把他们的灵魂分开,两人怀抱这同样的念头,冲向了他们面前可怕的敌人……






等到汉克终于可以跌跌撞撞地从地上爬起来的时候,大门的对面已经没有了动静。他不顾一切得爬向康纳穿过去的通道,艰难地冲到了门的对面。迎接他的画面只能用惨烈来形容,庞大的合成仿生人已经被打穿了腹部,倒在蓝血之中不再动弹。在他身边不远处安静地躺着浑身沾满了蓝色钛的康纳和RK900,两个人都一动不动,严重受损。


“天啊!”


汉克顾不上身上的伤势,急急忙忙冲向了两人。两个同样受损严重的仿生人摆在他面前,让他不知道先去碰其中的哪一个。他扶起了距离他较近的康纳,将他抱在怀中,发现康纳身体已经几乎全部被蓝血浸染,额头上的LED灯不稳定地剧烈闪动着,一会儿亮着一会儿熄灭,仿佛正徘徊在生与死之间。


“康纳!康纳!坚持住!”汉克紧紧抱住他,检查着他残破的身体。康纳身体的受损程度让他触目惊心,即便他不了解仿生人,也知道如此可怕的伤势随时可能要了他的命。


“汉……汉克……”


怀里的康纳艰难地张开了眼睛,断断续续地呼唤汉克的名字,他如愿以偿地得到了汉克焦急的回应,拼尽最后的力量抬起已经被毁掉一大片皮肤的手臂,指向不远处蓝血中一块并不起眼的组件。


“那个替换起搏器……是我事先准备的……”


他的手指抖动着,从起搏器上移开,颤抖着指向身边毫无生气的RK900。


“给他……给他换上……汉克……”


汉克望着康纳指向的方向,和他胸口处无法恢复的皮肤下已经受损的起搏器,康纳的声音已经开始变调,那是起搏器即将停止运行的征兆,汉克当然知道,和康纳在一起之后,他早就自学过不下一本书的关于仿生人的机体基础知识。


“你的起搏器也一样需要更换!”汉克说着,伸手从蓝血血泊中拿起湿哒哒的起搏器,他按照书中教给他的知识,在康纳的胸口成功触摸到了仓门,皮肤在他的手下退去,他打开那个不容易被开启的仓门,准备为康纳更换起搏器。


“不!汉克……听我的……”


康纳的手指突然在他的肩膀上拽紧,他已经涣散的眼神在否定着自己的行为,另一只手伸向自己握着起搏器的手,试图拒绝。


“给他……汉克……快点……不然他会死……”


他再次艰难地移动手指,指向身边的RK900,汉克看了一眼同样在LED灯的忽闪忽灭中濒临死亡的RK900,又看向怀中奄奄一息的康纳,无法抉择的痛苦令他攥紧了手指,几乎要把手中那唯一的起搏器捏坏。


“我做不到!我得救你!”汉克痛苦地皱着眉头,狠心推开了康纳的手,准备拿出他已经损坏的起搏器,康纳的身体开始颤抖起来,他的情绪变得激动,因为机体受损而不受控制的面部肌肉开始扭曲。


“汉克!我不许你这样!”


他已经失去焦距的眼睛死死盯着汉克的方向,坚决地否认着对方的决定,汉克的动作在他的视线中停了下来,康纳在命令他,也在乞求他。


“他是为了我们才……你必须救……”


康纳的声音开始时断时停,几乎无法组成完整的语言,汉克明白他能浪费的时间不多了,如果不再尽快做出选择,他和RK900将会双双死在自己的面前。


“我说了我做不到,我不能不救你……”


坚强而倔强的副队长,终于在难以抉择的绝望中落下了眼泪。


“他会代替我活着……”


康纳的手抚上汉克被沾湿的脸,用失去表层的骨骼滑过他的脸颊,这或许会是他最后一次感受到来自汉克的温度,他不愿放开他的手,想要把这份温暖刻进骨骼之中。


“活着……陪伴你……”


他的声音终于因为机体的失能而停止了,LED灯的光芒逐渐减弱,生命正在他的躯体上流逝,汉克绝望地望着手心中那唯一可以挽救仿生人生命的起搏器,他知道,留给他做出决定的时间已经所剩无几。




⭕:救900


❌:救康纳


🔺:拒绝选择




(TBC)


我知道,这会是一个艰难的决定,如同我们在游戏中许多次需要面对的情况一般。


但无论选择了哪一个,只要能够对得起自己的内心,我想都会是正确的。


所以,请大家按下你们的决定吧。

A-level:

# Detroit: become human


性转!性转!性转!雷性转的请不要看!


外遇发给我Jessie年轻时爆炸头的照片,突然就想画一下性转小马哥???感觉一定超级酷!结果没画出来那种感觉 顺便附赠一张性转汉康


怎么办??画完觉得Hannah阿姨和Connie姐姐意外好吃???????Hannah太酷了!!!Connie看着像个t其实是个受也太好吃了吧(我在说些什么

StalkerG:

底特律茶会的内容应该就是这些,扇一扇会动的三维扇子和串串亚克力,还有圈圈纹身贴的无料ᖗ( ᐛ )ᖘ    p4是动图~

いつか:

【授权汉化】汉克和康纳的日常

作者:わこさん

P站链接:P1  P2

P1是ending后两人继续当警 察的设定

P2是突袭测量w

气人安卓(。

授权见最后一页。

※请勿转载,谢谢!